社会

美丽河湖 人鱼和谐

UPTATED:2020/02/18

  浙江省宁波市重视生态植被与河流道路两侧综合整治,环境日益改善,每年立冬过后都有越冬的候鸟在甬江两岸的芦苇地栖息繁殖。
  胡学军摄(人民视觉)

  水污染曾是深圳最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。2016年起,深圳市全面向水污染宣战,目前深圳水环境实现转折,茅洲河、深圳河等五大河流考核断面水质,全部达到或优于地表水Ⅴ类标准;全市159个黑臭水体、1467个小微黑臭水体已经全部不黑不臭;福田河、大沙河、观澜河等河流呈现水清岸绿、鱼翔浅底的美丽景象。
  图为小朋友们在龙岗河上玩耍。
  新华社记者 梁 旭摄

  河流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,近年来,中国结合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要求,强化系统治理,水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。在生态环境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兼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表示,2020年将更注重河湖生态保护修复,“有河有水、有鱼有草、人鱼和谐”成为“十四五”重点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追求的目标任务。

    

  还水之清

 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,也付出环境被破坏的代价,其中,多地河流出现污染重、生态差、问题多的现象,有的河段甚至变成了黑臭水体。

  “河道附近都是居民区,以前居民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河内,时间一长,河水又黑又臭,下雨天还会淹没农田、污水横流,居民们苦不堪言。”江苏省仪征市真州镇长江村古湄河附近的居民说。

  古湄河和梅套河是真州镇主要引水排水的河道,因长期引、排,如今局部严重淤积,部分河道断面变窄从而导致不能满足泄洪的要求,加之常年污水直接排入河内,造成了严重的水体污染。

  像真州镇一样,许多地方都被水污染所困扰,为此,国家出台多项政策和行动方案,要求到2020年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%以内,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5%,并加大管网建设力度。

 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,全国自上而下打响了水污染防治攻坚战。江苏省仪征市真州镇长江村对古湄河和梅套河的治理方案是:想要治河清流,截断其污染源是首要任务。为此,真州镇在长约1.1公里的古湄河两侧铺设污水管道2.4公里,在长约0.9公里的梅套河两岸铺设污水管道1.8公里。“我们不仅要截污,还要让死水活起来,河道才能焕发生命力。”真州镇水务站相关负责人表示。为了让水“活”起来,真州镇在截污的同时,在万年大道与古湄河交叉口西侧新建小型污水提升泵站,将古湄河污水排入万年大道污水主管网中,又在梅套河附近新建了一座活水泵站。在各相关单位积极配合、治理下,古湄河和梅套河一改往日的黑、臭,如今清澈见底,水草茂盛。

  苏州河上海段跨12个区,2000多中小河道曾经是典型的黑臭河,上海从1998年到2019年,启动了数十年的浩大治理工程,目前,这条母亲河的干流全部消除黑臭,水生态在不断恢复中。

  除苏州河外,永定河、伊通河、湟水河、那考河、福田河、府南河、秦淮河等一条条河流湖泊,在人们的精心治理下,纷纷脱去黑臭外衣,焕发出美丽的容颜。联合国人居署官员表示,中国在治理污染河道中的成功经验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范例。

  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底,3年多时间里,累计完成2804个水源地10363个问题整改,一批久拖未决的老大难问题得到纠正,7.7亿居民饮用水安全保障水平大幅提升。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86.7%,其中36个重点城市消除96.2%。长江流域水质优良(Ⅰ—Ⅲ类)断面比例同比上升4.2个百分点,达到91.7%。

  有草有木

  河流湖泊不但要水清,还得岸绿、草美,要拥有完整的水生生态系统,包括水生植物生态系统和水生动物生态系统。

  “我最近到一些地方调研了解到,当地拖网捕捞,湖水深3米但拖网高达9米,大约每隔90公分就有一个一斤多重的铅坠,在湖底拖来拖去,湖底一根草都没有了,湖泊水底变成‘沙漠’。还有一些地方用吸泥船挖螺蛳,把泥吸上来,用筛网一筛,螺蛳就出来了,把底部水生态破坏得一塌糊涂。还有一些地方养蟹,养蟹的水底连根草都不剩。我们在岸上讲森林覆盖率,水里也应该讲森林覆盖率。”

  修复水生态,张波认为要做好守、退、补的工作。守是指划定生态保护红线。河湖最重要的生态空间是水源涵养区、河湖水面及其缓冲带,要把重要的生态空间作为生态保护红线划出来。划出来之后还要严加保护,坚决不允许在这个空间里新上破坏水生态的生产项目。

  退是指尽最大可能把破坏水生态的生产活动从生态空间里退出来,并在不破坏生态空间基本功能前提下,建设亲水设施,实现人水和谐。补是指开展河湖生态保护修复重大工程建设,在排污口的下游、河流入湖处,建设人工湿地水质净化工程、恢复生态植被。

  在新疆南部有一条被南疆人称做“母亲河”的塔里木河。尉犁县墩阔坦乡村民吾买尔江·库尔班说:“我从小出生在墩阔坦乡,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。后来这里没水了,胡杨林干死了,变成沙包子,这两年来水了,胡杨林也绿起来了。”

  近些年,通过退耕还林还草、修复生态系统等措施,据去年8月报道的数据,塔里木河下游植被恢复改善的面积达2285平方公里,沙地面积减少854平方公里,植物物种由17种增加到46种。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陈亚宁表示:“近20年的综合治理,使塔里木河下游断流的360多公里河道整体连通,垂死的胡杨得到拯救,受损的生态得到修复,‘绿色走廊’得到了保护。”

  桥巷河位于无锡市惠山区,其黑臭水体整治工程结合河道水深、河道周边用地性质特点以及治理后预期水质等因素,用自然沉水植物种植和人工水草布设相结合的方式来恢复河流的“森林覆盖率”。在治理工程后期,进行了水生动物投放,完善水生态生态群落,健全水下生物链,为提高水体自净能力提供生物基底从而配合沉水植被的构建。整治后,桥港河水面清洁,水体洁净,河岸整齐清洁,生态环境明显改善。

  生物多样

  一些地方存在建造过多的人工硬化,这造成了自然面积减少、生物多样性降低、物种数量减少,从而使河流生态环境不断退化,自净能力下降。增加生物多样性,实现人与自然和谐也是中国河湖治理的目标。

  渤海是中国最北的近海,入海的主要河流有黄河、辽河、滦河和海河。为促进渤海海洋生态恢复,河北规范滩涂与近海海水养殖,全省清理海上非法养殖面积达到3000亩。同时实施7个海岸线修复类生态修复项目,据去年11月报道的数据,已完成岸滩修复3.5公里。为增加海内生物,促进海洋生物多样性,河北省又在其渤海近海海域内增殖放流中国对虾、三疣梭子蟹、褐牙鲆水生生物苗种13.56亿单位,创建了海洋牧场示范区4处。海洋生态环境司副司长霍传林说,海洋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成本高、见效慢、易反复,要实现渤海生态环境持续改善必须持之以恒才能巩固成效。

  在生态环境部启动的《重点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“十四五”规划》中,水生态方面要求以维护河湖生态功能需要为重点,明确河湖生态保护修复措施,力争在“有鱼有草”方面实现突破、让生物多样性增加、生物链完整性更好,水体自净功能更强大;水环境方面要求有针对性地改善水环境质量,让群众能游泳、垂钓、“人鱼和谐”。

  “美丽中国的建设不是在专家指标体系中,而应该是老百姓记忆里的美丽河湖中,我们要让它回到现实生活中来。”张波说,还要重现土著鱼类或水生植物数量等,以河湖历史上曾有的土著鱼类、水生生物甚至鸟类为导向,“这样一些亲民指标会在‘十四五’规划中体现出来”。

(责编:岳弘彬)